<big id="xyrni"></big>
  • <td id="xyrni"><option id="xyrni"></option></td>
    
    
      <acronym id="xyrni"></acronym>
    1. 服務熱線:023-63307818

      详细内容

      深圳文和友,并不想做餐飲界“迪士尼” | 一家店

      大約一個月前,深圳文和友開業的消息充斥著我的朋友圈,緊接著是我的微博,然后是我的公眾號閱讀清單,似乎想躲開這個消息是一件不太可能的事。

      一家店鋪的開業,能夠引發如此海嘯一般的討論。在中國,恐怕很難有其它企業能夠望其項背。而深圳市民們也用實際行動展現出對于深圳文和友的支持,在開業當天,深圳文和友實行預約入場制。從中午11點正式開放截至下午5點30分,七個半小時里已有超過5萬個號釋出,連講究“時間就是金錢,效率就是生命”的深圳人,也愿意為了這家店苦苦守候。

      深圳文和友的魅力,可見一斑。

      但隨之而來的并不是全是好消息,有人在網上吐槽排隊時間過長,有人在說這里并沒有深圳味道,還有人認為深圳文和友的紅火不會長久,深圳人,只是短暫地愛了它一下。

      看到這些消息,我腦中飄過了一句長沙俚語——“有味”。大概相當于普通話中的“有意思”,根據語境表達出的意思也截然不同,可褒可貶。

      這次,我們和深圳文和友品牌文化負責人吳羨聊了一會兒,也自己逛了幾圈,聊聊深圳文和友這座“有味”的店鋪。

       

      深圳文和友,該是什么味?

      從羅湖老街地鐵站G出口出來,再從鐵軌橋下穿過。一座仿佛是從90年代穿梭時光而來的建筑就會出現在你的眼前。熟悉品牌的招牌鱗次櫛比地攀在墻上,卻都帶著一層灰色的面紗,顯露出時光侵蝕的痕跡;招牌之間,還能看到不少曬著衣服,裝著防盜網的窗戶,仿佛再等上幾分鐘,頭上帶著卷發器,穿著花睡衣的包租婆或者叼著煙的叔公就會突然出現。

      但當夜幕降臨,大樓外部又呈現出了不同的效果。在大樓剝落的墻面上,led屏幕發出幽幽的熒光,電子屏幕不斷切換各種圖案,凸顯出濃郁的科技感,與斑駁的墻面放在一起,強烈的對比讓整座建筑仿佛是一個扭曲時空的蟲洞。

      在內部陳設上,深圳文和友也通過細節時刻提醒游客——此地與外界的時間不同。他們請來了珠江電影制片廠的專業置景團隊,力求細節上的完美,甚至為了追求最佳的呈現效果,而將開業時間一再延遲。在一到三樓的墻上,隨處可見過去殺不滅也趕不絕的“牛皮癬”廣告,復古風格的店鋪門廊,還有已經遺忘在時光塵埃中的布告欄與搪瓷杯,加上略顯昏黃的燈光,讓人產生了一種“今夕何夕”的錯覺。

      但在地下空間里,深圳文和友卻將銀色鏡面和裝置藝術品放置在同一空間里,讓觀眾能夠一窺深圳的未來。在這個約兩萬平米的商業綜合體中,游客在過去與未來之間穿梭。

      即便“復古”二字也從未成為文和友官方的宣傳賣點,但因為整體的品牌風格,文和友經常被打上“消費”情懷的標簽,而這似乎是一個困局。在采訪中,吳羨表示文和友的整體裝修風格,實際上是在“體現兩代人的成長經歷差異”,而對于“年輕消費者而言,這樣的呈現會比較新奇! 

      很明顯,與廣州文和友和長沙文和友不同,深圳文和友多了科技的感覺。這樣的設計并非心血來潮。在吳羨看來:深圳文和友與長沙文和友之間最大的區別就是文化底蘊,不同于有著千年歷史的長沙,深圳這座城市剛剛成立四十一年,尚屬年輕的移民城市,最大的兩張名片分別是科技與經濟,關鍵詞是速度、效率、摩登和科技。因此,打造深圳文和友最大的難度在于市民文化找不到落腳點,似乎什么都可以往里裝,但裝什么都不會太合適。長沙味道是小龍蝦與臭豆腐,廣州味道是早茶茶點與干炒牛河,深圳的味道,有點難捉摸。

      選址也頗有“心機”。之所以選擇羅湖作為深圳文和友的落腳之處,其實也是扣了情懷這張牌。因為深圳與香港最早的通關口岸就設立在羅湖區,羅湖區的東門商圈曾經是香港潮流文化的匯聚地之一。而在那個沒有社交媒體,也沒有視頻網站的時代,傳統媒體尚未式微。我們在TVB、《MILK》、粵語歌中感受到外界的最新潮流。我們對于香港的向往,就像艾靜那首風靡大街小巷的《我的1997》里唱的一樣:“讓我去那花花世界,給我蓋上大紅章”。

      對于文和友集團而言,這樣的情懷彌足珍貴。因此,將深圳文和友落戶在羅湖的決定,是“從情感、情懷的層面上考慮,不單只是商業上的考慮”。 最妙的是窗外的那條鐵軌,當你站在臨窗處時,窗外的鐵軌仿佛也是敘事的一條主軸,綠皮火車與“和諧”號不時地出現,提醒著人們深圳的現在和未來。

      看得出來,無論是選址,還是裝修,深圳文和友在盡力還原過去深圳的圖景,讓人產生一種“懷念過去黃金歲月”(nostalgia)的錯覺。而通過與當代藝術團隊合作,利用帶有科技元素的藝術作品,深圳文和友在暢想深圳豐富未來的同時,也更符合年輕人的Y2K風格的審美偏好。

       

      從做餐飲出發,但不止是餐飲

      去深圳文和友,如果只是為了吃飯,可能有點“劃不來”。因為它不僅僅是一家餐館食肆。

      作為一家餐飲文化有限公司,文和友團隊認為“餐飲是根,文化是魂”。在視覺上,深圳文和友已經交出了一張深圳本地與Y2K文化交融的答卷,而在業態方面,深圳文和友也與長沙文和友、廣州文和友有著完全不同的呈現。

      在業態方面,深圳文和友的特別之處在于“多而雜”。和長沙文和友以及廣州文和友一樣,深圳文和友會在本地尋找老牌商家入駐,以飲食街的形式豐富餐飲內容。從深圳本土飲食品牌潤園四季椰子雞、祿嬸雞煲、鹽田腸粉、小羅臭豆腐、光明乳鴿等本地小吃開始,到邀請長沙本土飲品品牌茶顏悅色前來開設快閃店,自有品牌“友友檸檬水”以及網紅餐酒吧COMMUNE公社等酒水飲品品牌入駐,如果是外地游客的身份前來深圳,想品嘗深圳本地食物,在這里就可以全部集齊。

      以“小羅臭豆腐”為例,在入駐文和友之前,老板每晚在19個微信群里發送定位,通知顧客今天擺攤的地方。而做腸粉的鹽田與出乳鴿的光明距離深圳人口集中的地區都有15公里以上的距離。這種集中式的打法,無論是對于深圳本地食客,還是對外來的游客而言有一定的吸引力。

      深圳文和友也可能是唯一一家沒有小龍蝦這道招牌美食的文和友了。小龍蝦曾是文和友品牌的立足之本,在2019年,文和友曾豪擲1億元人民幣開了家亞洲最大的小龍蝦館,主打的正是火遍大江南北的小龍蝦。但正是因為如此,小龍蝦并不帶有明顯的地域特征,武漢人、成都人、長沙人、南京人,似乎哪里人都可以吃小龍蝦。為了更突出深圳的味道,深圳文和友團隊選擇了生蠔這種在深圳有著千年食用史的食材,作為深圳文和友的主打產品。

      就目前看來,這款主打產品還是取得了市場的認可。深圳文和友每日可以售出1600多份,約兩萬只生蠔,一個月下來,60萬只蠔被端上了餐桌。

      但深圳文和友真正給人留下深刻印象的卻不是多樣化的飲食搭配,而是似乎食物只是點綴,玩樂才是正事。雖然早在很久之前,文和友就被打上了“打卡勝地”的標簽,不少人前往文和友不是為了品嘗美食,而是前去拍照打卡,順便吃個飯。但在深圳文和友,這種特質再次被加強,整棟建筑有一大半的區域被劃分給了零售,門類也五花八門——HAYDON的美妝、泡泡瑪特的潮玩、可口可樂時光館、還有在古墟市集里隱藏在其中的寵物店與紋身鋪。

      攝于2021年1月4日,凌晨三點,《綺夢》沉浸式戲劇彩排,舞美燈光模擬樹影下斑駁的光圈照在大中庭社區

      除開飲食與零售,深圳文和友還打出一張頗有新意的牌——那就是《綺夢》!毒_夢》是深圳文和友特別邀請深圳戲劇團隊爪馬打造的沉浸式戲劇,觀眾跟隨著富家女阿星的腳步,重回1990年的深圳羅湖,在建筑里跑動,深切感受到場景的還原。用餐的人、逛街的人和看劇的人在同一個次元里發生不同的故事。

      這樣嘗試也收到了積極的反饋,經歷過內測的觀眾表示通過《綺夢》,他們能夠感受到意外之外的“驚喜與感動”。

      也許用傳統餐飲的眼光來看,深圳文和友的確有些“不務正業”。但這樣的“不務正業”,可能也是以后沉浸式體驗型消費的最新趨勢。深圳文和友期望可以成為深圳的地標性建筑,期待消費者能在深圳文和友,達到從現實抽離、消遣一下的目的。通過不同的業態來進行內容活化,滿足前來的人們吃飯、拍照、購物、游玩、泡吧甚至看劇等不同需求,逗留更長的時間。

       

      文和友放下超級,擁抱城市

      坊間也曾流傳著文和友想做“餐飲界的迪士尼”這一種說法,但對于這一點,吳羨告訴我們:“所謂‘餐飲界的迪士尼’這個概念只是內部的愿景,不是宣傳的噱頭”,與其說文和友是想做“餐飲界的迪士尼”,不如說他們更想做每座城市的“市民博物館”。

      這樣的想法印證了他們的命名策略,也許你已經發現,超級文和友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則是城市名+文和友。這樣的改動體現了文和友品牌想要在“本土化”上發力,因為文和友一個長沙品牌,要想走出去,需要的不是“超級”的力量,而是品牌的適應性和融合度。

      當品牌做大之后,就需要更用心地經營企業內部的文化。城市文和友的出現,除開有商業上的運營考量之外,也有企業的初心在。無論是超級文和友還是城市文和友,市井煙火氣始終是文和友品牌給到觀眾們的印象,但每個地方都有不一樣的風土民俗,而這考驗的就是文和友對于本地文化挖掘的能力。

      要挖掘本地文化,第一是要有懂本地的人。深圳文和友團隊成員背景雖然各自不同,既有土生土長的“深二代”,也有從外地過來打拼的長待“深漂”,但他們都是在深圳生活過很長一段時間,并深愛著這座城市的市民。通過讓他們成為團隊的一份子,深圳文和友想用不同的視角來解析深圳這座城市的文化,在重視本地原有特色的同時,引入了外部新鮮血液。

      其次是親自去尋找和體驗本地文化。以美食文化為例,基于深圳本身移民城市的背景,需要用各地的特色來豐富文化氣質,吳羨帶領團隊去往了深圳移民們的幾個主要來源地,從惠州到廣州,從汕頭到汕尾,以日均25家店的頻率搜羅美食,直到現在,他手機里還有當時做市場調研時的賬單。

      再次是通過犧牲用餐區域的面積,增多觀賞瀏覽的面積的形式,從視覺、聽覺、嗅覺等其它方面加強本土文化的浸染,突出差異化。深圳正在高速發展,不停的“舊改”工程也給了深圳文和友設計團隊更多的資源,通過前往“舊改”地,他們收集到了很多如“蝙蝠”牌電風扇以及港星海報等帶有深圳文化特色的古物。另外,在深圳文和友里,我們可以看到帶著廣府美食叫賣的小販,也聽到了符合當時時代背景的音樂,深圳文和友正試圖用建筑、語言、美食以及當地民俗來體現一座城市最直觀的魅力。

      而在挖掘本地化文化的同時,深圳文和友也遭遇到了不少困難。除開文化上的落腳點難以捉摸之外,他們還遇到了菜品設置、客流管控等問題。在開業第一天,深圳文和友就在公眾微信號上發布一封道歉信,“懇請大家接受我們的道歉,并給我們一個調整和改善的機會!

      在可見的未來,深圳文和友還將進一步地“放下超級,擁抱城市”。吳羨認為:文化最終還是落在當地人身上。他期待能夠得到深圳本地老饕們的認可,在調整的過程中 接近本地人的期望,通過把深圳市民“生活圈里面的美食帶到深圳文和友里面,不斷去打動深圳的市民”,而非“宣傳所謂深圳特色”。

      長沙、廣州、深圳,以及接下來的南京,城市文和友正在不斷地擴充自己的版圖。但從深圳文和友的反饋上來看,懷舊也許并非是能夠“食遍天”的“一招鮮”,市場期待著文和友團隊,更進一步地挖掘本地的文化。


      文章來源于網絡,侵刪


      技术支持: 太月星(網站建設) | 管理登录
      欧美日产幕乱码2021,最近中文字幕完整免费视频1,中文字幕精品无码亚洲字幕,亚洲欧洲国产码专区在线观看